绎慕

既然今世无缘,那便祝你百岁无忧。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Together.
真的,瞬间哭出来。

眠狼:

关于托尼·斯塔克的昆式战机。(共4P)
曾经看过一篇隐含复仇者角度的《雷神3》观后感,是关于钢铁侠,以及他亲爱的队友们——复仇者联盟的昆式战机的。
----------------------------------
镜头给到昆式机舱的时候,几乎一瞬间就泪目了。
他们六个人还这艘飞机上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托尼开着飞机,他的副驾驶是贾维斯。
巴顿受伤了。
浩克变回了班纳,寡姐在一旁软声细语地安慰他。
队长疲惫地靠在机舱旁边。
索尔还沉浸在战斗胜利的喜悦里,然后看到班纳的表情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转而安慰他。
他们是多么棒的一个队伍啊。
托尼这个调皮鬼,对待队友却如此温柔细腻。
锤哥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随时能召唤闪电的雷霆之神,也不是身份尊贵的奥丁之子,更不是阿斯加德的王位继承人,而是能彼此交付性命的队友,只是这个队友留着略微滑稽的发型而已。
而班纳博士呢?他对自己在队伍里的作用有些不自信,有些怀疑,甚至有些悲观。
他有时固执地认为复仇者需要的是浩克,而不是布鲁斯班纳。
托尼不仅在刚认识的时候就鼓励他接纳浩克,还在他的飞机上给了班纳“最强复仇者”的认证。
不是浩克,而是班纳。
你看,虽然你们都有自己的过去,你们都经历自己了的不幸,可是我们在一起,我们就只是一个队伍,一个最棒的队伍,我们是复仇者。
----------------------------------
↑以上引用原文链接:网页链接
我无数次的祈祷,复仇者大家庭能够一如往昔,即使现实冷酷,但美好的愿景永留心底。
敬漫威MCU十年,敬我们的英雄,敬复仇者联盟。

【记录】

去年年底存了好些个AA盾铁的梗,

同样在去年,最后一天加群看到了好多太太们www

存的脑洞我会补的毕竟要给自己一个计划。

但是先……备考吧,毕竟是高考呢。

可能没人看见但是也要说给自己听,

一定会回来的。

【盾铁】小动作

*两人都没有捅破窗户纸的老套剧情
*两位特工早就发现了他们的小九九
*依旧是大部分AA设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ony·Stark,天才、花花公子、亿万富翁……头衔多到可以打上一整行。

平日和自己的队友们住在复仇者大厦里,Tony早就了解到了队友们的小动作:Clint喜欢边拿零食边环顾四周,他怕Hulk发现他;Hulk吃小甜饼之前会下意识舔舔嘴;Thor喜欢每天第一次拿到锤子后抛起转上一圈……

而Tony,哦大概他的小动作是打响指,“啪”的一下,吸引全场的目光——当然没有这个动作他依然是全场瞩目的焦点。

但现在事情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变化。

Steve·Rogers,他们的好队长,严谨的超级士兵,和蔼【绝对没有特别指年龄的意味】可亲的美国队长在一次总结会议结尾时,打了个响指。

打了,一个,响指。

事实上在这个响指之后,全场陷入了几秒的沉默——要不是亲眼所见,没有人能够相信这个响指是Steve打的——Clint甚至停下了不断在指尖旋转的箭矢。

“哇哦,”Clint吹了个口哨,“要是低着头光靠听,我百分之两百会认为这是Tony发出的声音。”说着便打了个响指,末了用食指和拇指组成的小手枪向Tony“啪”了一下。

Tony面无表情地坐直了身体,抬起手在空中比划了几下,试图拍掉Clint发射而来的莫名其妙的东西。(“嘿铁罐儿那可是我对你的爱意诶!”来自Clint的不满。)

“O……k,不得不说这个响指非常有Stark的风格。”Tony想着,同时靠向椅背,一手环胸一手摩挲着修剪整齐的小胡子,并没有当场发表自己的意见。

“呃……只是一个响指,大家不必这么惊讶吧。”Steve面对大家的反应,有些不好意思,轻轻抓了抓后颈。

“哦,cap又抓后颈了。”Tony瞥到Steve这个动作——这一切都是他预料之中的——经过长期观察,这是Steve的小动作之一。

每当Tony夸赞Steve做的甜点、夸他的胸肌、给他展示新研发的产品时【最后这个Tony认为Steve有时并没有看明白】,总能看到这位大兵会露出一丝笑容,轻挠他自己的后颈,这本有几分孩子气的动作放在Steve身上意外的没有违和感,笑容更是衬的一头金发更加柔软。

真想揉一把——哦上帝这可不能说出去。

“可是你原来不喜欢会议上出现这种声音的,”说着Clint又打了一个响指,“严肃,简洁……呃你懂我意思的。”坐在Clint旁边的Natasha用胳膊肘撞了撞Clint示意我们的鹰眼停下——听当事人的解释更好不是吗。

而此时,Steve也在脑内飞速思考——自己怎么就没忍住?

或许就是因为平常观察Tony的小动作太多了,才会在刚才想着“如果Tony来做的话……”——然后就这么下意识的,“啪”的一下。

哦是的,Steve平常经常看着Tony做这个动作——实验取得了进展、看到冰箱里有爱吃的甜甜圈、看到Steve穿着白T恤时的赞美【最后这个Steve至今仍认为调侃意味更大】,诸如此类。

总之这些事情通常都伴随着Tony清脆的响指声儿,不得不承认那个瞬间的Tony,非常吸引人,嘴角勾起的笑容随意而自信,本就大而迷人的焦糖色眼睛更像是随着那一声响指而撒上点点星光……

真想知道轻捂那双眼睛时,手掌心会不会被那长睫毛轻轻划过——哦上帝,这可不能说出去。

“嘿cap,你在想什么呢?”Natasha看着半低着头沉默不语的Steve问道。

“哦耳朵尖儿都红了,cap你还好吗?”Clint推了推自己的紫色墨镜,问出了自己观察到的细节。

“嘿伙伴们,这没什么吧?”出声儿的是Tony,一边轻挠着后颈一边为cap解了围,“就像cap说的,只是个响指,想打的时候谁都可以来一下不是吗?”“铁罐儿难道你没有发现……”Clint刚想说下去,Natasha再一次制止了他。

“做总结吧cap,回头我可以教你更酷的打响指,保证潇洒极了。”Tony笑着对Steve说道。“哦,好的,嗯,那么……”Steve想起眼下的工作,清了清嗓子,再次如往常一般,干净利落的总结——“但还是Tony打响指最酷。”Steve这么想着。

……

会议结束后的两特工私下对话——

“Natasha,为什么刚才你要拦着我?难道你看不出来短短几分钟Tony做了几次和cap平常一样的动作吗?”Clint说着作势挠了挠后颈示意,“我敢打赌我说出来的话铁罐的表情一定十分精彩。”

“Hawkeye,有些事情,还是要等当事人自己发现比较好。”Natasha瞥了一眼Clint,慢悠悠地说道。

“Oh,come on,等他俩自己发现?今年圣诞节之前肯定做不到,铁定要拖到明年。”Clint双手抱头,发出阵阵抱怨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来接着上篇写的后续变成了一个新梗orz

那另一个当然是留到下次再来x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美国队长的教导: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

就,突然想写了,就有了这个产物

以前都是段子,这还是第一次发老福特😭

*日常向一发完
*字面意义的小甜饼
*一句话盾铁
*真的只有一句话
*ooc属于我orzzz
*【AA设定占大部分,我爱AA】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切的一切都源自那盘小甜饼。

事实上这本来是美好的一天,没有袭击纽约的外星人没有美国队长的老对手没有某位复仇者弟弟前来友好拜访等等……

休息室的桌子上摆着Sam刚刚带来的他妈妈做的小甜饼,隐约还能看见热气上腾,上面撒着星星点点的巧克力碎屑,空气里弥漫着烘焙食物甜腻的味道。

“Hey guys,甜饼我放这儿了。我还有个报告要写,回头见!”Sam走之前这么说道。

事实上刚走出休息室他便又回过头:“呃…… 我以为大家都在就直接把它带过来了,如果可以的话,手下留情留几块儿,毕竟是给‘全体’复仇者的。”不确定的语气暴露了猎鹰现在也是很没底气的状态。

因为他现在面对的对话者是Thor和Hulk——狂热的甜饼爱好者。

之后Sam就知道了加重强调句子中的某些词语并没有很大作用。

哦你问其他人?看看他们都在哪儿:

Tony,一如既往地待在实验室研究新武器,或许还放着摇滚乐,毕竟天才的灵感总是源源不断的,一点音乐与工作更加相配。

Steve,今天应该在资料室,翻看神盾局各种资料。感谢超级士兵四倍的学习能力,七十余年的知识差距正在快速缩短。

Natasha,作为一名职业特工,此时大概在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哦但她总会在复仇者们需要她的时候出现不是吗。

Clint,相信我们的好鹰眼他是不会错过小甜饼的,他可是这次事件的主角之一。

感谢总是以Hulk形态出现的Bruce,Sam的妈妈做了与之现体型相配的更多的分量的甜饼。

事实上在猎鹰刚刚端着盘子进门的时候,Thor和Hulk就嗅到了那种味道,不约而同地放下了手里的游戏手柄——操作界面停留在新一局的输入id阶段——“Odin's son”vs “Hulk smash”。

真不知道一个赛车游戏是怎么被他们玩成格斗游戏的。

以及Hulk的那个手柄从磨损程度来看下一局可以换一个新的了。

“浩克喜欢小甜饼!”大块头简单而直白的对小甜饼表明了心意。

“哦甜饼!中庭的食物总是这么多样而美味。”雷神也对它进行了毫不吝啬的赞美。

空气里又多了一种【今天是个好日子】的气氛了。

这么说着,他们径直走向了小甜饼,越走越快,途中交换了一个眼神。

那是战争的火花。

拉开椅子,坐下,伸手,张嘴,咀嚼。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无比自然,举手投足间充满了力量的美感——如果不是他们一直盯着对方并且吃的速度越来越快、从暗中较劲到明面上争抢的话。

几分钟之后“这盘小甜饼”就变成了“这盘”。

小甜饼? 哦还有的,最后一块。

真是熟悉而又喜闻乐见的剧情。

两个贪吃的人(?)同时伸手→都不肯让步→“最后一块小甜饼是Hulk的,金发妞【1】走开!”“只有真正的战士才有资格享用最后一块甜饼!我们来比试比试吧Hulk!”→开始蓄力→“Mjolnir,to me!”“Hulk smash!”→打做一团→Stark大厦面临再次装修的危机→Stark大厦一定需要装修了。

谁都没有注意这时候休息室的门开了。

“哦看看看看,这两个家伙又开始了……”Clint的口哨声走进了休息室时戛然而止,虽然对这两个人的开打习以为常,但他摇了摇头,发出了感慨。

【玩家Clint进场,状态:哼着小曲儿】

“我得找点吃的来犒劳刚刚做完任务的鹰眼,嗯比如冰箱里的腌黄瓜……哦等等,这味道……”他抽了抽鼻子,嗅到了一丝令人愉悦的味道,“是饼干!”

【玩家Clint发现了食物】

【玩家Clint举起了最后一块小甜饼】

【玩家Clint被发现了!】

“Hawkeye? Wait!”“最后一块是Hulk的!”

【其余玩家的阻止没有对玩家Clint产生效果!】

【玩家Clint吃掉了小甜饼!】

“你们说啥?”正在咀嚼的Clint转过头,微鼓的腮帮子让他看起来真的像一只进食的鸟儿。

“哈!最后一块儿在我这儿……嘿别拿那种眼神看着我你们明显吃掉了之前的一大半别想瞒着我!”一边咀嚼一边说话的Clint居然没有让嘴里的碎屑离家出走,真想感慨一下真不愧是鹰眼。

或许是得到最后一块的原因,他表现的比平时更加开心甚至不打算停下说话:“啊为什么没有牛奶,没有牛奶搭配的小甜饼就像没有弓箭的鹰眼,当然鹰眼没有弓箭他依然是帅气的鹰眼小甜饼同……”

【玩家Clint被强制静音】 原因:噎着了。

“同理”的“理”字已经被剧烈的咳嗽声取代。

哦可怜的Clint,一边咳嗽着一边捶着胸口,还得示意面前的两个队友拿杯水给自己。但通过动作表现来看他仅仅是在挥舞着手而已。

而此时的Thor和Hulk,停下了动作,看着鹰眼,然后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展开了各自的脑内活动:

——“吾友Hawkeye好像需要帮助。”

——“他吃掉了甜饼!”

——“吾友Hawkeye好像噎着了?”

——“他吃掉了最后一块甜饼!”

——“吾友Hawkeye.破坏了战士之间的胜者的奖励!”

——“他吃掉了Hulk的最后一块甜饼!”

……

所以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过会儿再给鹰眼一杯水】,这个选项。

谁让鹰眼此时成为了众矢之的。

“哦,小鸟是要Hulk帮他捶背吗?”Hulk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脾气,咧开嘴笑着问Clint,笑容里甚至能读到几分真挚。“不,我想吾友鹰眼更需要来自仙宫的力量,Mjolnir,to me!”Thor已经手握锤子。“难道这个也要和Hulk抢吗!”“帮助吾友Hawkeye难道不是大家的任务吗!”……

但看似吵得很激烈的两个人却不约而同的时不时瞥向Clint,关注着他的情况。

不能真不管他,不是吗。

这可是他们的好队友兼好朋友。

然而此时的Clint,都快咳到背过气了。半弯着腰,眼圈泛红,眼角闪烁着泪花,大概是没想到自己的队友都是如此的关心自己。一只手拍着胸口一只手时不时捶向桌子,有几分“Hawkeye smash”的感觉。

旁边的争吵还在继续,并有上升到再次动手的趋势。

“我知道你们争着帮我了但是你们先拿杯水给我好不好!!!”——Clint的内心呼喊。

“所以你们就因为最后一块甜饼又拆了一遍休息室?”Tony皱着眉环抱双臂,“拜托你们难道是三岁的孩子吗,为了这个?哦抱歉三岁的孩子没有这么大的破坏力,而且这的确像你们能干的出来的事……”
(“等等Tony你还应该告诉无论什么时候他们都应该先帮助队友,而不是在一旁继续争吵。”来自Steve的画外音)

在Tony对两个破坏者说教的时候,Clint正瘫在沙发上,端着来之不易的水,放松身心。

“所以说,Hawkeye,以后吃东西的时候,少说话。”Steve瞥了一眼旁边进行的教育大会,还是决定对Clint提个醒儿。“Oh captain,my captain【2】,那可是Sam妈妈做的小甜饼,先不说它一定要有牛奶配着,它的好吃程度在我现有的零食里可以排进前三!吃到最后一块儿这种事简直就是双倍的愉快!”

看到Steve的表情慢慢严肃起来,Clint选择终止这个话题,他可不希望和旁边一样被大规模教育,那可就真变成两位家长【3】教育现场了。

“或许这教育时间也是四倍的”Clint悄悄想着。

想了想,他选择举起自己的杯子轻轻晃了晃,换了个轻松的语气,“……来干个杯吗cap?”

【1】这个称呼来自AA里Thor和Hulk的对话,不是黑锤哥啦只是一个梗:-D
【2】同样来自AA,鹰眼的一句台词,说这句话的语调实在是太苏苏苏苏苏苏了!忍不住脑补了一下/////
【3】AA里大盾和铁罐实在太像两个辛苦的家长了hhh(事实上就是官方在泼糖啊hhh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我好想刻章啊😭😭😭
一年半了可能生疏的刀都不会拿了orz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Laceration:

#原文被LOF和谐,已自我规避,并以链接格式重新发布原文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圌童和性圌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圌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圌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圌童癖宣泄圌欲圌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圌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其实并不罕见,而且经过精心伪装,具有相当大的欺骗性和误导性。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圌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圌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圌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圌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圌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这种行为是出自恋圌童欲圌望的自我抒发,还是单纯因为猎奇或觉得刺圌激,甚至是对自己涉及的领域不够了解一厢情愿地美化,这种作品比并未真正伤害儿童的恋圌童者还要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滥用或美化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这种作品强烈的感染力和误导性,甚至会让原本不是恋圌童癖的恶人,习惯于暴力和掠夺的恶人,对原本不感兴趣的目标产生兴趣。他们或许不是恋圌童者,危害性却极端恐怖。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你或许会想,汤米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恋圌童癖的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


因为方便。这个无法求救的孩子,依靠施暴的父亲和不作为的母亲才能生存。即使他的体型在父亲看来,不如幼时那么有“魅力”,但他是能被掌控,利用,随意玩弄的。


汤米是无法发声的弱者。孩子们是无法发声的弱者。


同人并不是儿童色情的重灾区,但浩如烟海的作品中隐藏的陷阱绝对比我们想象的多很多。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圌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圌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


因为被几位好奇的创作者问起相关标准问题,在这里提一下我的看法:


因为文学作品这方面并没有一个硬性的标准线,很多人自划的年龄界限是14岁,也有严厉的公共场合划在16岁,可供大家参考。


而绘画作品除了符合年龄标准,还必须考虑到画面呈现出的最终效果——其实情圌色作品在创作上需要更多时间和技巧,是不太可能和普通的萌系图片混淆的,我相信大家有自己的判断力。


说到擦边球的问题,儿童体态和少年体态其实差距比较大,青涩和幼稚也不太容易被混淆。有的作品中,越过了年龄界限的人物却明显具有大量儿童的体态特征——不是说大眼睛,圆脸颊这种,而是一些更微妙的描写或描画,且带有浓厚的亵玩意味。


这种色情的描写可能寄托在另一个年长的角色身上,也可能只是对角色的特写,甚至可能打着清纯早恋的名义让两个幼童演绎,这种表达是否越线,本身是需要读者作者自己的判断的,毕竟不能矫枉过正,操作起来有些难度。


但,如果,作品中的角色,哪怕不成年,会被普遍意义上的儿童激发性圌欲,哪怕只是一个设定,那他就是板上钉钉的恋圌童了。


如果是不洗白这种行为的危害,正面写实地刻画这种角色的心理斗争,并避开所有相关性癖幻想的详细描写——简单说就是充分展现出了恋圌童行为不可原谅,这种写实作品也是无可指责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经验和想法,仅供大家参考。


以下内容追加于2017.2.18日凌晨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从未想过这篇拙劣的东西会得到这么强烈的响应,毫不夸张的说,这两天我连幻听的内容都变成lof的提示音了!实在是又受宠若惊,又哭笑不得。


很抱歉我的精力有限,对于大家热情的回应无法一一回复,如果有迫切想要提问的朋友,请不要拘束地私信我就好。


在我与朋友们和在座各位进行了非常细致的讨论后,我突然意识到,虽然儿童色情的创作和传播都是社会的一大问题,我最大的目的却是抨击洗白美化恋圌童的作品。我迷失在大量的信息之中,差一点就没能强调这个观点,所以在此补充。


对于恋圌童行为进行洗白和美化的作品,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是绝对不该被容忍的。


因为最可怕的是,这种作品往往不是十圌八圌禁的,它极有可能是全年龄,存在于人流量很大的平台上,它可能是漫画动画小说同人,可能被制作得非常精美,最恐怖的是,如果作者本身创作水平很高,它的阅读性和洗圌脑效果都会非常的好。


或许凄美,或许温馨,这种被包装得浪漫又动人的故事,就连具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也会受到误导……所以在此,我不得不用我自己来举例。用我羞于面对的过去。


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我沉迷日本文化,几乎是来者不拒,接触了大量的漫画,小说,动画,游戏,轻小说,而它们中有不小的比例都刻画了一个东西:恋圌童。


可悲的是,我当时并没有发现。


养成,重组家庭,小女孩和养父,小男孩和大姐姐,孤儿和温柔的青年,这些故事往往都有个“长大了我们在一起”的美好结局,以至于我完全没能看穿作者掩饰得也不怎么好的罪恶……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为什么会在孩子的面前,脸红心跳,难以自持?为什么会和一个没有判断力的孩子,海誓山盟,约定终生?


然而我并没有发现,理所当然地接受。


当时,我还没能接触网络和社会负面的部分,父母也对我没有相关教育,所以我不知道,我被误导,我相信了那是纯真的爱。


也是那个时期,我阅读了一部推理作品,其中有个犯人,他是个中年男人,和自己十多岁的亲生女儿”相爱”,因为女儿和男同学交往一时崩溃误杀了她。


我看着这个男人痛哭流涕,心想:


“他好可怜啊。”


……而多年后的今天,我突然想起了这段往事。我简直是羞愧得难以形容,不寒而栗,浑身冷汗。


我竟然同情过一个十恶不赦的畜生。我竟然姑息了罪行。我差一点就成了帮凶,共犯。


更恐怖的是……如果我并不那么正常……如果我心中也有潜伏的恶魔……


我简直不敢想下去。


有些傲慢,但我还是认为,我的智商,阅历,都并不比大多数人低下,但你们看,我多么容易受骗。


更何况孩子?更何况内心本来就有裂缝的人?


所以我想,这一次我的发声,大概是因为潜意识的羞愧,和恐惧。


这个世界真的不够好,但,有很多很好的人存在。我依靠人类的善行生存着,所以,我是在向你们求助,也非常感谢你们的回应。


哪怕有一个人也好,请像我一样,及时清醒过来。


谢谢你们。



在此特别鸣谢这篇《提供了理论支持的文章》,解开了我很多的疑惑。


引用文中提到的一句话:If I see it,I know it。因为Pedophilia本身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思想,他可以存在于任何题材,也可以存在于任何形式的创作,创作本身可谓是无罪的,作者却必须重视发表传播所引起的一系列后果。读者也应该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判断,去理性地应对。


我的言论非常不成熟,难免有错漏武断之处,我也只能努力要求自己做得更好,谢谢你们的包容。


本文拙劣,承蒙大家支持。
开放转载,请标注作者名字和来源网站,转载至任何平台皆可。

橡皮章渣作,红A远坂凛,感谢原图作者。

【0529叶修生日快乐】
【贺章】
请问你掉的是这只红色的叶修呢,还是这只黑色的叶修呢?

枪哥~有两把刷子的男人x

被捏脸萌哭(*/ω\*)

和上次红A的印片一起放x